首页 > 资讯 >

三十万绝尘军by剑在白云深处

三十万绝尘军by剑在白云深处

发表时间:2020-07-10 10:04  Q3小说网
三十万绝尘军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
《三十万绝尘军》精选:

悠悠洞庭湖,烟波浩渺,一眼难尽。

苏尘负手立在湖畔,目光苍凉。

这座城于他,陌生又熟悉。

十年没有回来了。

许多低矮旧楼被推平,变成一座座高楼大厦。

物都不是了,况何乎人?

曾经认识的几个人,早就没了联系。

忽如其来,他想起一个姑娘。

大他一届的学姐。

记得曾答应过学姐,会考入君山学府,与她重聚。

奈何去当了兵,一去十年,最终爽约。

“也不知道十年过去,学姐又是什么境况。怕是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吧?”

苏尘自嘲一笑,朝高中时就读的母校走去。

十多分钟后,走到母校门口。

看了一会儿,最终没有走进去。

转身走进校门口一家便利商店。

泛黄的招牌,熟悉的样子。

“老板,这里还有没有浣熊牌饼干?”

“还有最后一袋。现在喜欢这个牌子的可不多了。”

老板乐呵呵的从货架上取出。

苏尘付了钱,拿着饼干,上了一辆城市公交,准备回酒店。

倒是饿了,也就打开饼干,取出一片,扔进嘴里。

很香。

很脆。

是他熟悉的味道。

苏尘吃得很开心,像个一米八五的孩子。

“高中时,每次买浣熊饼干,学姐都会跟我抢着吃,张牙舞爪的,从不肯比我少吃一片。”

“也不知道,她现在还喜欢这个牌子么?”

突然——

他去拿饼干的手指,传来冰凉感觉。

那是另外三根细长手指。

旁边竟有个女孩儿,在偷他的饼干吃!

女孩儿戴蛤蟆镜,挡住了大半张脸。

看不清样子。

从露出来的秀气嘴唇、修长脖颈来看,很大概率是个美女。

但是——

美女就可以偷他的饼干?

不对,这哪儿是偷,这是光明正大的抢!

女孩娴熟、快速地取出浣熊饼干,嚼得吭哧吭哧、香味四溢。

苏尘脸颊阵阵抽搐。

想骂又不会。

他只会杀人、可不会骂人。

于是也加快进食速度。

就这一袋饼干,要是被这女小偷吃完了,他吃什么?

两人形成一种诡异默契。

你取一块,我取一块,来去如风,斧声烛影。

苏尘嚼得咔嚓咔嚓。

女孩啃得吭哧吭哧。

很快就只剩下最后一块饼干。

苏尘手快,抓到手中。

女孩儿鼻腔就发出很不满的哼哼声,如一头愤怒的小猪。

“还敢生气?”

苏尘哭笑不得。

“喏。”

他把饼干掰成两块,示意她可以取走一块。

就当是喂小猫小狗小猪吧。

他这个人呢,还是比较有爱心的。

女孩儿却把两块饼干都取走,狠狠咀嚼,故意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,像在耀武扬威。

苏尘,“……”

什么人啊?!

下一瞬,女孩儿却剧烈咳嗽起来——吃得太快,呛住。

苏尘打开便利商店买的、还没喝的矿泉水,递给女孩。

女孩去拿。

苏尘却又把水拿了回来,自己开始喝。

咕噜咕噜咕噜。

他喝得超开心。

一口气喝完一大瓶,发出满足叹息。

女孩儿睁大眼睛看着苏尘。

苏尘便对她笑。

露出两排大白牙。

笑容非常憨厚。

恰好公交车到站,苏尘起身,哼着欢笑的调子下车。

身后女孩咳得更加厉害。

于是苏尘调子哼得更加欢快。

小李说的不错。

他确实是个闷骚。

……

“该死的混蛋,偷吃我的饼干——不对,是光明正大抢我的饼干吃,却一点负罪感都没有,最后还故意戏弄我……太过分了啊!”

叶予浅挎着一个单肩包,下了公交车,气得狠狠跺脚。

要不是因为她的粉丝遍布帝国,闹出太大动静就会被人认出来,她方才一定用自己知道的所有骂人话语,狠狠骂那个家伙!

“长得倒是挺帅,笑起来跟头猪一样诚恳,哪知道骨子里那么刻薄和卑鄙。”

“果然……男人都是大猪蹄子!!!”

却突然觉得背包的重量不对。

打开一看。

竟有袋完好无损的浣熊饼干在里面。

叶予浅呆愣在那里。

终于反应过来——

“原来……是我在偷吃他的饼干?”

瞬间红脸。

追出公交站,有些慌乱的搜寻那个大男孩身影。

抬眼望去,夜色深深,车马如龙,哪里还有那人踪迹?

便有些怅然若失。

这座城市有一千五百万人口。

从概率学的角度来讲,茫茫人海,再次重逢的几率,等同于零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苏尘搬入洞庭湖边刚买好的一栋独立别墅。

“先生,这里环境优雅,设施齐全。”

“我寻了许久,也就觉得这里才配得上先生居住。”

“总共花了八千多万……”

李存孝在旁汇报。

苏尘:“哦。”

身份地位到他这种地步,金钱对他而言,只是一串数字。

走向别墅。

李存孝跟上。

“先生,我买下的是二号别墅,旁边的三号别墅,猜猜住着谁?”

“不猜。”

“是个大美女啦,大明星叶予浅,先生咱要不要去跟大明星美女打个招呼?”

“叶予浅是谁?”

“先生居然连她都不知道?她可是当今炽手可热的女明星,不仅歌曲传神,而且人也长得倾国倾城,霸占帝国美人榜第一好多年了,和先生可是天造地设……”

“废话多。”

苏尘白了乱点鸳鸯谱的李存孝一眼。

这位绰号人屠的绝尘军封号少校,便吓得缩脖子、捂住嘴巴。

……

别墅内部十分宽敞。

苏尘坐在客厅大沙发上,问穆兰:

“四大家族那边,有什么反应?”

“先生,您处死了两位四族嫡系弟子,四大家族现在正调用所用关系调查您。”

李存孝笑道:

“给他们八辈子,也休想查到先生的身份。”

“偌大帝国,除了大皇帝和国相,无人有权限调先生的档案。”

“四大家族背后站着谁,查到了没?”

苏尘又问。

“先生,还没查出来,是属下办事不利。”

“不怪你……这幕后黑手,身份怕是不简单。”

苏尘端起刚泡好的茶,若有所思。

幕后黑手,地位应是极高,否则不至于影卫查了数日,都毫无蛛丝马迹。

不过只要把四大家族逼得崩溃、逼到绝望、逼到狗急跳墙。

其背后势力,自会浮出水面。

“先生,您明日的行程,是去为李翰华先生庆生。”

穆兰最后说道。

苏尘点点头,眉头却蹙在一起。

“去参加李叔的生日宴,怕会有许多尴尬。”

“不知文初和李叔说过退婚一事没。”

“若是李叔知晓此事,会不会生我气?”

李叔是义父生前挚友,过去多年对他如半个儿子。

所以他做任何事,都要照顾到李叔的感受。

次日清晨,苏尘在车库里随意挑了辆车、往李家赶去。

半小时后到了地方,好一会儿才将车停好。

他不懂车,也不怎么会开车。

“哟,保时捷卡宴,多少钱租的?”

耳边传来一个满满都是嘲讽的声音。

苏尘蹙眉。

抬眼望去,是自己名义上那个未婚妻——李文初。

身边还跟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男青年,众星拱月般、簇拥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