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 >

盖世修罗

盖世修罗

盖世修罗

更新时间:2020-07-23
用杀戮证有情之道,以鲜血写修罗之名!既生为修罗,我当铁血染青天!奸雄当道,乱世天年,铁血少年自强不息。杀小人,斩奸邪,一手修罗战天野!三字杀伐斗苍天,横刀自笑破万劫!尸山血海强者路,脚踏枯骨攀巅峰。继问鼎巅峰之后,以修罗之名,你给十月春夏秋冬的陪伴,我还你一朝热血沸腾。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精彩章节试读

一名女子走进了院子中。

她身穿蓝色的武裙,上身紧裹,发育良好的胸脯惹人眼球,而齐膝的武裙下是修长的小腿,身材的黄金分割比达到了完美。

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一束垂在后背,随着走动不停摇摆,那一双杏目大而有神,美眸中含有一丝怒火,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,纤长的手中握着一柄蓝色皮鞭走了过来。

穆青一见此女顿时焉儿了菜,有些敬畏的叫了一声穆灵姐。

此女是穆辰的女儿,穆灵儿,已经十九岁,十八岁时进入了国都皇家学院,修为已经达到了紫府四重的地步,也是穆家有名的天才少女。

此女相貌那也是上等之姿,加上不凡的修炼天赋,每年来穆家提亲的人都不知多少,不过此女性格泼辣,曾经有把追求者抽得遍体鳞伤的事迹,在穆家更如同小公主无人敢惹。

“姐。”

穆尘一见少女,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意,体内自行涌出的怪力能量也不受控制的收回心脏,恢复平常。

“穆青,你干什么?”

穆灵儿走过来指着穆青娇喝道,活脱脱像一只小母老虎。

“穆灵姐,我这不是和穆尘堂弟他们闹着玩儿嘛,现在没事了,我就告辞了”

穆青是连忙解释,随后带着那三个仆从飞快离开。

而穆狂也从地上爬了起来,不过已经是被打得鼻青脸肿,穆尘连忙去扶,一见自己兄弟的模样,穆尘眸子中又升起了一股怒火。

“穆狂,你没事吧”

穆灵儿也关心问道。

“没,没事,多谢穆灵姐”

穆狂感激道,穆灵儿取出了一个白色小玉瓶,到出了一些绿色液体敷在了穆狂的脸上,穆狂只感觉一阵清凉,痛感大消,可见此药的药效之好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穆尘问道,她应该在皇家武学院修行的。

“怎么,来看你不行啊,你可是我弟弟呀。”

穆灵儿瞪了他一眼,穆尘语结,无奈一笑。

他和穆灵儿关系极好,说亲如亲姐弟也不为过。

“好了,敷了这绿灵液过一会儿你这肿就能消了”

穆灵儿拿出手绢儿擦了擦手。

“多谢灵儿姐,那你和尘哥聊,我回去了。”

穆狂竟然露出一丝腼腆,挠了挠头红着脸道别离开了。穆尘送他,不一会儿又走了回来。

“我听说你元脉和紫府破碎了,是真的吗?”

穆灵儿咬了咬嘴唇,望着穆尘低声问道。

穆尘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,而穆灵儿美眸一下子红润了,走了过去,把穆尘抱在了怀中。

感受着少女柔软的娇躯,和散发的青春体香,穆尘心中一阵阵的暖流淌过。

而穆灵儿是搂着低声嘤嘤抽泣,二叔死了,而他自己元脉又破碎了,加上刚听说云家来退婚的事,他此时心中不知有多痛苦。

穆灵儿想到这些,心就如同划刀子一般的疼痛。

“姐,好了,别哭了,我没事呢,你哭着的模样真丑,你那些追求者看见会嫌弃的。”

穆尘反而半开玩笑安慰道。

嘭!

穆灵儿一拳砸在他肩上,推开了他,柳眉又是一竖:“你刚说什么?敢嫌我丑是不是?”

“谁,谁说我姐丑?哪个小子?我非揪出来揍他一顿不可,我姐这么如花似玉说她丑,眼瞎吧。”

穆尘是装得严肃的左顾右盼,穆灵儿噗嗤一声,又破涕为笑。

“就是你,好啦好啦,说正经的,我在学院也听说了你元脉破碎的事,就请假回来看你,没有恢复的办法了吗?”

穆灵儿表情又忧愁了起来,这女人的脸色还真是一秒一个样儿。

荒古修罗经杀人恢复元脉的事情太过诡异,穆尘也不好透露,没有说出此事,道:“药师说除非有六品的疗伤丹药,或是六阶的灵药师出手,不然就别无他法”

“六品灵丹!”

穆灵儿眼睛一翻,差点晕到,三品四品的丹药都是万金难求,更何况六品灵丹,整个南灵国有没有都不知道。

“放心吧,天无绝人之路,我相信会有办法的,而且我有一种感觉,我的元脉一定会恢复,你弟弟可是天才呢”

穆尘笑道,笑容阳光干净,没有一丝的颓废,穆灵儿看在眼中,心中却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。

上天从小让他没有母亲,如今又让他失去了父亲,就连变强的希望也给他剥夺了。

“等等,或许她可以帮我!”

穆灵儿突然眸光一亮,似乎想起了谁,咬了咬嘴唇,望着穆尘,心中却是暗自下了一个决定。

穆尘也不在说元脉都事情,和穆灵儿聊起了其他,免得穆灵儿担心。

———南灵国都中,一座奢华的巨大府邸坐落在寸金寸土的国都中,周围是身穿铠甲的军队把守,显得很森严。

门楼上方书有三个字,北王府。

此处也正是南灵国亲王,北王南豪的府邸。

后花园中,身穿宽松锦缎长袍的南豪正在花园中,逗弄着鸟笼中的一只珍贵金丝锦雀。

而一名面留长须,颧骨微凸的青衫中年男子站在一旁。

“千谋,九泉城那一战中留下的把柄都清理干净了吗?”

南豪逗了逗金丝雀,淡漠问道。

南豪谋士段千谋笑道:“王爷放心,军中知道真相的也只有我们的人了,不过……”

“嗯…?不过什么?”

“不过,参与过那一战的还有一名穆家军活了下来,就是穆天的那个小野种穆尘!”

段千谋道。

南豪眉头一皱,:“穆尘,那小子我也听说过,还是皇家武学院亲点要招的天才,此子年龄虽小,但修炼天赋出众,他知道真相,不能留!”

南豪语中透露出了一丝杀机。

“是,不过王爷放心,据可靠消息,那小子虽然没有死在战场上,不过元脉紫府破碎,修为也废了,成为了一介废人武途无望”

段千谋说道。

“元脉紫府碎了!”

南豪闻言一诧,随后冷笑道:“那这还真是天要绝他穆家,不过千里之堤毁于蚁穴,死人,要比废人能让人安心”

“是,属下明白了”

“嗯,明白就好,事情做得干净点,虽然没有了穆天和二十万穆家军,穆家就是没牙的老虎,不过还是可以咬人的,民众舆论和暴乱不可小觑。”

最新资讯
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