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 >

医武秘术师

医武秘术师

医武秘术师

更新时间:2020-07-28
三年前,林辰因车祸失忆,入赘苏家,备受白眼。三年后,林辰又因车祸记忆复苏,机缘巧合得林家祖传斩三尸秘术,医武相卜,无所不精。荣华富贵,他视为过眼云烟,这一世,只许一世保护娇妻!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精彩章节试读
本书标签: 都市

精彩节选:


林辰回到房间,洗漱一番,换上干净的衣服,坐在床上沉思!

他如今记忆归来了,但是,他心中有个巨大的疑问!

老爸去哪了?

老爸让他入赘苏家,然后就消失了,看来,想要找到老爸,唯独在苏家等他回来了!

只不过在苏家,他林辰不怎么受待见,若非那两次的救命之恩,他还真想拍屁股就走了!

“先祖传我的天地人斩三尸术法,我如今只是修炼至人术的阶段,这术法挺奇怪的,无时无刻吸收天地灵气,壮大我体内的玄气!”

林辰又想到先祖传承的术法,这术法,即便是他老爸也不知道!

而这时,房门被打开,一名个子高挑,穿着警服的女子走了进来,这女子容貌姣好,与生俱来有着一分高贵之气,得体的警服将她身材完美的展现,而双腿被黑丝袜包裹着,徒增一分神秘的魅力。

女子看了眼林辰,眉头微皱,接下来便进入洗手间洗澡了!

林辰望着玻璃门那隐隐可见的身影,无奈叹气一声!

这便是他的妻子苏洛!

结婚一年,两人每天说过的话,估计不超过十句!

他也不知道苏洛为什么要嫁给他,记忆中,这似乎是因为苏老爷子的命令,当然林辰还有一种猜想,苏洛与苏老爷子有着协议,至于是什么协议,林辰就不知道了!

片刻,洗手间门被打开,苏洛穿着睡衣走了出来,冷漠道:“洗手间那些带血的纱布是什么回事?”

苏洛乃是警察,说话之间,或多或少都带着一分威严!

“我被车撞了!”

林辰直言。

苏洛上下打量林辰,差点想破口大骂了,这么大一个人,居然还能被车撞?我们苏家已经不用你养家糊口了,我也可以养着你,但你不能争气一些吗?

但是,见到林辰受伤的样子,苏洛最终还是忍住了!

她也不过问林辰的伤,在书桌边看起书来。

林辰倒也习惯了,进入洗手间上厕所,而等关门之后,林辰突然见到衣篮上那些东西,其中便有苏洛刚刚换下的黑丝袜与内衣物,再想到苏洛那修长的娇躯,林辰心中莫名的火热起来!

“林辰,出来!”

但这时,威严的声音在传来:“我说过了,我的衣服未洗之前,你要上洗手间,那就要去楼下的!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林辰郁闷的走了出来,躺在床上。

苏洛继续看手中的书,但不知为何,她有种感觉,今天的林辰似乎有些不同了!

但哪里不同,她又说不出来!

唉!

她暗暗叹气一声,她苏大美人怎么就嫁给了这种窝囊废了!

你说你没本事就算了,可人也呆呆的,这样的日子根本过不下去啊!

不过好在,与爷爷约定的日子就快到了,到时候,她苏洛也能彻底自由,甩开这破婚事!

当晚,两人也没说什么,就这么睡了,当然,苏洛自然不可能与林辰同床了,他们结婚一年,实际上一直都是分开睡的!

第二天,林辰起床,但楼下已传来岳母愤怒的声音了!

“林辰,陈经理已经打电话来了,说你被炒了!”

“你说说你有什么用,做什么都失败,唉,之前陈经理打电话来,那语气要多难听有多难听,我这脸都被你丢尽了!”

“现在还不赶紧去金诚公司,将押金与工资拿回来!”

声音传至房间,那苏洛正在洗手间洗漱,不由叹气摇头!

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这男人,这辈子估计就这样了!

而林辰也没说什么,走下一楼,前往金诚公司拿押金与工资。

“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妈,我早就让你别介绍工作给他,你偏不听,现在好了,脸也丢了,还得罪人!”

望着走下来的林辰,小姨苏夜歌摇头笑道,整理一番,就准备去上学!

林辰突然脚步一顿,回头望着苏夜歌笑道:“你的牙齿,有菜叶,是刚刚吃完的早餐吧,早餐还是吃的丰盛一些好,吃青菜减肥,这会影响你发育!”

“啊,菜叶!”

苏夜歌连忙拿住化妆镜来看,随后脸都红了!

若非林辰提醒她,被同学见到她牙中的菜叶,保准要笑死她啊!

当然,虽然林辰是善意的提醒,但她还是感觉到其中的嘲笑!

苏洛正好从二楼走下来,她倒是觉得很奇怪,毕竟,以前的林辰都是呆呆的,哪有如此灵光的时候?难道他的记忆回来了?

此刻,韶州第一人民医院,众医生在忙碌着,看着病房的仪器,额头满是冷汗!

“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,我雪儿到底怎么了!”

刘夫人愤怒的看着这些医生。

雪儿昨天送来医院还好好的,但后半夜的时候,突然心脏跳动微弱,呼吸再度衰歇了,如今都进入危险期了!

“刘夫人,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你别急,我们已经让黄主任赶过来了,而且,华老也在赶来!”

众医生陪笑道,额头也满是冷汗,这集团刘夫人就是凶啊!

“快点,若我女儿出来什么事,你们都要丢了饭碗!”

刘夫人怒道,而她身后的刘辉却一脸的担忧,眉头紧锁!

片刻后,房门被打开,主任医师到来,跟随着他的还有华老!

“什么回事!”

那华老进入后,率先问道,随后看着床上的刘雪儿,立即呵斥道:“她身上的银针呢?我不是叮嘱你们,千万不可拔出来的吗!”

“这,这是刘夫人的意思!”

有医生看着刘夫人道,而刘夫人脸色剧变,支支吾吾起来!

华老差点想给刘夫人狠狠的一巴掌,昨天那青年已经说了,银针必须维持三个小时,否则就有生命危险!

这刘夫人倒好,耳朵塞驴毛了啊,说了不听!

“华老,这,什么回事!”

刘夫人此刻也没了主了,本来如果是医院的问题,她必然大发雷霆,但现在好像是她的问题啊!

“我都说了,遇事不要这么急躁!”

那刘辉对他妻子骂了一句,随后诚恳道:“华老,想想办法吧,要不送去省城的医院?”

“来不及了!”

华老在看着仪器,摇了摇头。

“那,把那些银针再插回去?”

刘夫人忐忑问道。

“你当针灸是儿戏吗?说插回去就插回去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昨天那青年!”

华老淡淡说道:“雪儿能坚持的时间不长了,越快找到越好!”

“让我们去找哪装逼青年?”

刘夫人想到清高的林辰,心中就很不爽。

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放不下那架子!”

旁边的刘辉对她怒骂:“都是你,非要用钱,现在好了,把人家气走了,你有钱很了不起啊,能在阎王手里买命吗?人家的医术才是无价之宝!”

“我想起来了,那青年好像是金诚公司的人,我昨天见到他带着金诚公司的胸卡!”

“快,去金诚公司!”

最新资讯
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