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总裁 >

愿时光好生待你

愿时光好生待你

愿时光好生待你

更新时间:2020-09-16
我与沈岸的婚姻,枯燥无味,仿佛陌生人。发现他有了别人,我以为我会崩溃抓狂,可几年的婚姻,早已让我麻木。后来,我冷静的提出离婚,并要求他净身出户。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精彩章节试读
本书标签: 虐心 总裁 言情

精彩节选:


“你让沈岸接电话。”

我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,可手却不自觉的发抖。

对方缠风卷柳,“不行哦,他在洗澡,你是他老婆吧?”

还没等我开口对方先跟我摊牌——

“我叫白晶晶,是沈岸的高中同学,也是他的前女友。”

我从来不知道沈岸有前女友,瞬间我红了眼。

强忍着内心如同撕碎的痛苦,我再次表明让沈岸接电话。

对方只是冷笑。

“何必呢,不如我把地址发给你,你自己来找他吧。”

说完,那女人挂断了电话。

我看着那发来的短信,终于彻底明白,沈岸根本就没有出差,而和别的女人在郊外的酒店快活。

我整个人如同当头一棒,完全傻了,好像失去知觉般,连哭都不会。

“容音,你可千万要看开点,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……”

听到声音,我转头看见了母亲。

她不知何时站在我背后,外面风大,我担心她感冒了。

我揉了揉眼睛,把眼泪咽回肚子里,哑着嗓子说,“没事,回病房吧。”

“听妈一句劝,夫妻就那么回事,你可千万不要钻牛角尖,我是担心你……”

母亲一边劝我,一边抹眼泪,后来说不下去了,就一直咳嗽,甚至咳出了血。

“妈,你要不要紧?你怎么咳血了!”

她冲我摆手,示意没事。

“老毛病,不用在意。”

我还是很担心,想着先把我妈送回家让她休息,但是她不让,执意留在这里,还好病房有张空床,我让她先休息了。

下午医生来了,说孩子手臂烫伤很严重,皮肤发生溃烂,要入院观察。

我办了手续,又跟幼儿园请好假,忙得不可开交。

孩子其实很乖,打针再疼都忍着,他从小就这么懂事。

同病房都是烧烫伤的人,上药的时候其他病友大人都疼得乱叫,皮皮却一声不吭。

看见孩子那漆黑的大眼睛里,泪光闪闪,我的心就像被撕碎般,疼得发颤。

……

第二天,我带母亲去检查咳嗽,结果报告显示——

是肺癌晚期。

这一刻,我哭都哭不出来,失魂落魄的,失足从台阶摔了下去。

整个人直接从二楼的缓台摔到一楼的水泥地面,手机屏都摔碎了。

路过的护士吓了一大跳,连忙把我扶起来,问我疼不疼,要不要去看看,那一瞬间,我忽然放声哭了。

我哭不是因为我疼,而是觉得自己非常没用。

母亲患病那么久,我为什么没早点带她去看看?

她一个人难受到咳血,需要人照顾的时候,我又在忙些什么?

还有孩子……如果不是我一时疏忽,他就不会烫伤,万一留疤怎么办?

而沈岸肆无忌惮的在外面鬼混,肆意践踏我的自尊。

这么多年,无论作为妻子,母亲还是为人子女,我没有一样合格,没有一件称职。

母亲总告诉我,结婚要找踏实懂得上进的男人,感情那东西虚无缥缈。

婚后这些年,沈岸无论对事业还是家庭,都一度让我以为找到了信赖一生的伴侣。

可自从他出轨以来,各种矛盾接踵而至,巅峰了我对婚姻原有的看法。

为了让我自己彻底死心,我按照短信上的地址,找到了那个酒店。

站在马路对面,我想了很久,甚至预想了很多羞辱沈岸的画面,一个比一个狠,一个比一个厉害。

但是理智还是战胜了愤怒,就在我犹豫不决时,我看到了沈岸跟那个女人。

沈岸外在条件不错,是斯文的那一款,有他在的场合注定惹人注目。

当然,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也很漂亮。

远远的看,身材就比我强一百倍。

沈岸应该是看见了我的短信,他眉头紧锁,盯着手机,拿了车钥匙准备要走,但那个女人搂着他的胳膊不让。

我在对面看见,只见那女人踮起脚尖,把手搭在沈岸的脖子上,向他索吻。

沈岸犹豫不决,最后还是亲吻了她。

我上高中的时候看到一句话,说只有接吻你才能体会到什么叫“唇齿相依”。

那时候我常常幻想着和心爱的人唇齿相依会是怎么样的感觉。

但沈岸从结婚到现在,他敷衍的亲吻过我的脸,却从来没有亲吻过我的嘴唇。

一次都没有。

最新资讯
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