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总裁 >

天使妹妹三岁半

天使妹妹三岁半

天使妹妹三岁半

更新时间:2020-09-16
尽欢是个乐于助人的小姑娘,心善、不记仇。一开始很多人都不喜欢她,后来,所有人都来和她做朋友。尽欢乐坏了,而有一个人,差点暴走。墨靳尤:“我不许!”徐尽欢:“为什么?”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精彩章节试读
本书标签: 都市 言情

精彩节选:


医院,骨科,506病房。

“你们忙吧,我没事,死不了,过几天就出院。”

墨晋尤挂了电话,安静地躺在病床,心情是难以言喻的复杂。

原本会残废的腿,这次仅仅只是骨折,医生说休息一个月就能好。

所有事情基本和原来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,他这回在半路上醒了,让本应该被赶下车的小孩儿继续留着车上。

所以……他手脚没废完全是因为她。

有小姑娘一直护着,才没让他伤情加重。

倘若和原来的轨迹一样,那他出了车祸车上也会有一个小孩,那小孩会保护他。

可是,小姑娘话挺多,那两人不是聋子,她碎碎念的话很难不被发现。

他不醒,她多半会在半路被丢下车。

这么一想就解释得通了,为什么一模一样的车祸,那次残废了,这次却只是轻微骨折……

护着他的小姑娘被赶下车以后,他又在车上颠簸的车上摔打,最后折腾成了重伤。

他们一个是他妈的人,一个是他爸的人,没有他们的允许,这两个人不敢这么对他。

墨靳尤死死抓住床单,眼睛微微眯起。

伤害过他的人,谁也别想有好果子吃!

爸、妈、你们一个也跑不了!

唯一能让他高兴的是,医院和医生皆如记忆中的一样,说明这正是他原先的那个世界,那她也一定在这里。

刚才打电话的是他爸妈,两人先后来电,都是借口忙来不了。

来不来无所谓,他记忆中这次车祸他们也没出现。

不来最好,来了他怕会控制不住弄死他们,那些人,他一个也不想看到。

趁现在人不在眼前,好好调整一下心情,为以后带着血海深仇也能泰然自若和他们相处打下心里基础。

这个大千世界啊,真是无奇不有。

他怎么让也没想到会有重回过去的一天。

也许老天看他们夫妻俩死得太惨,大发慈悲给他一次机会,让他带着记忆回来弥补她。

尽欢,徐尽欢,等我,这辈子我不会让你受一丝伤害。

——

“徐尽欢,徐尽欢,你死哪儿去了,快来。”楼顶凉风飕飕,邹群抱着盆搓脸大喊。

尽欢没上幼儿园,但对她的教导徐建邦没有落下,专门跟人打听了幼儿园小班教些什么内容,然后回来自己教女儿。

前两个月尽欢学了数字一到十,还做了一到十的加减法,这个月徐建邦在教她汉字的一到十怎么写。

一到十各要写一排,尽欢写到‘五’,听到声音抬头答应,“妈妈我在写字。”

“写什么字,等会儿再写,我在晾衣服,来帮我扶着盆子。”

邹群把盆子放在了阳台边,阳台贴了瓷砖,打了霜的瓷砖过于光滑,盆子老往外面溜。

尽欢放下笔跑上来,冬天的衣服又厚又重,她用尽全力才堪堪拖住这个比她还大的盆。

“妈妈你可以把它放地上。”

邹群撇嘴, “放地上不得弯腰,弯腰多累?我一个人洗全家的衣服,还要帮你们晾,不感谢就算了,让扶个盆还那么多话,怎么养了你这个白眼狼,一点不懂得体贴人。”

尽欢想想也对,妈妈好辛苦,作为好宝宝,理应帮妈妈分担。

“妈妈你幸苦了,对不起妈妈。”

隔壁同样晾衣服的邻居听到这话,白眼翻到天上。

邹群那从不委屈自己的婆娘,大夏天洗衣服都用洗衣机,何况今天一早她就听到徐家洗衣机响,洗衣机洗衣服,倒是把她邹群累到了。

一天到晚净说瞎话骗小孩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

衣服晾了多久,尽欢就陪着邹群在楼顶吹了多久的冷风。

“去林阿姨那帮妈把黑色皮大衣皮裤拿回来。”邹群抱着盆下楼,吩咐着。

尽欢扶着墙壁,小短腿一步一步下,特别地小心翼翼。

她犹豫道,“妈妈,我字还没写完。”

邹群皱眉,“啧,什么时候写不是写,非要这会儿写,一天那么长时间你又不干其它事,那点字还写不完,我看你就是想偷懒。”

真是个榆木脑袋,又不是老师布置的作业,也不用考试,何必那么认真,死脑筋丫头。

就说这丫头笨的很,他们还夸她聪明,就没看出她聪明在哪。

换做两个大的,早唰唰唰写完跑去干别的事了,哪会像她丁点作业磨磨蹭蹭。

课本上就那几个要点知识,聪明的怎么学都能学会,笨的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书,也是白浪费时间。

尽欢小奶音认真道:“爸爸说写作业要专心,不可以一心二用。”

邹群把盆重重地放在桌上,“哟,学会顶嘴了,说你一句还给我顶回来,长能耐了。”

迫于威压,尽欢不得不先去帮她取衣服,作业只有回来再做。

早上是徐建邦最忙的时候,料定他没空管徐尽欢,邹群才有恃无恐的使唤她。

邹群给她披了个单薄的外套,“走后门,回来也走后门,别让你爸发现你出去了。”

自从上次小不点儿被找回来,徐建邦就禁止她踏出家门一步。

邹群讨厌他这过于紧张小女儿的态度。

这条巷子住了十来年,都是熟人,出去一趟能跑丢不成。

何况家里三个孩子,大的两个都是自己出去玩,也没谁丢过。

上次,那是个意外。

林冬琴干洗店。

“阿姨好,妈妈叫我来取衣服。”

“你好啊,欢欢。”林冬琴热乎乎的手摸了摸她冷冰冰的脸,顺手从收银台抓了把瓜子,“来,坐着等一下,阿姨给你拿衣服。”

“谢谢阿姨。”尽欢一颗没吃,全装进衣兜里。

爸爸爱吃花生瓜子,都给爸爸吃。

林冬琴把衣服捆得死紧,这样体积能稍小一点,“你妈也太不像话了,这么冷的天,居然叫我们欢欢来。”

孩子才三岁,那么小一个娃娃,穿的也单薄,怎么提得回去。

“妈妈洗衣服,累。”欢欢懂事的回答。

林冬琴没和她辩,谁不知道这条街就她邹群最清闲。

家庭主妇,两个大孩子不在家,老公省心,小女儿懂事,这算累的话世界上其他人还怎么活。

“欢欢先回去吧,阿姨一会没事,我来帮你妈妈送过去。”

尽欢回去的路上,见到一个坐轮椅的人。

她欢喜的跑过去,“小哥哥,你怎么在这,你是来找我的吗?”

最新资讯
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