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总裁 >

暴君团宠三岁半

暴君团宠三岁半

暴君团宠三岁半

更新时间:2020-09-16
叶音音穿书之后送给她了一个暴君爹爹和五个皇兄哥哥,还有一个敌国送来当质子的病秧子,他们无一例外开局都很讨厌她,但讨厌了一段时间后.大暴君:呵,朕的公主,龙椅给她爬,玉玺给她玩,天下都是她说了算!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精彩章节试读
本书标签: 都市 言情

精彩节选:


“我今天就算是把你打死在这里,又有谁敢对我怎样?”

她使了个眼色,就有宫女把瘫在地上的叶音音拖了过来,她掐起叶音音的下巴,强迫她看着自己。

“两鞭子就吐血了,你可真不中用,是不是很疼啊?疼的话你就跪在地上向我求饶,我说不定还会放了你。”

叶音音没理她,直接吐了她一脸口水。

“贱人!”

叶玥婷被恶心到了,直接反手就是一巴掌。

打的叶音音脸直接侧到了另一边。

“叶音音,你跟我倔什么?只要你乖乖听话,以后你还是我的好皇妹,你不是一直都羡慕我的裙子漂亮吗?你只要在父皇面前说你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,母妃就是太子皇兄推下去的,我就把我那些穿得不要的衣服让给你怎样?”

“你的垃圾,我才不要!”

以前的叶音音虽然会很稀罕,但是现在的她只觉得脏!

“好,那我就打到你服!”

叶玥婷说着,鞭子又挥舞了起来,痛得叶音音浑身发抖,连视线都模糊了。

叶景琛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叶玥婷对叶音音动手的一幕,气得他直接上前拽住了她的鞭子,然后狠狠一拉,把叶玥婷拉得一个踉跄,跪在了他脚边。

他看也没看,一脸疼惜地抱着伤痕累累的叶音音,感觉心都要碎了。

“叶玥婷,你放肆!”

抢过鞭子,叶景琛直接反手一鞭打在她胸前。

十岁男孩子的力道,自然比六岁的叶玥婷大多了。加上叶景琛平时也练过,这一鞭子直接让叶玥婷惨叫起来。

“啊!!”

“痛吗?你这般粗鲁,难道音音就不痛了吗?”

他说着又要动手,结果叶玥婷带来的宫女直接跑过来想要阻止,他手腕一转,用了内力直接将她们掀翻在地。

连带着还有鞭子划破空气,呼啸而来的声音。

“不长眼的奴才,父皇让你们伺候七公主,不是让你们跟着她一起胡闹,你们平时的俸禄到底是谁给的!”

叶景琛发怒了,浑身像是笼罩着一层龙卷风,暗黑的风刃要把一切都给毁个干净。

“来人,把这些奴才全部给孤拖下去,通通杖毙!!”

被吸引过来的侍卫立马把宫女们拖了下去,为了不让她们吵到太子,甚至在抓住她们的时候就卸了她们的下巴,让她们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“叶景琛,你放开她们!”

叶玥婷被打了一鞭子,现在好不容易养起来的心腹竟然要被杖毙,简直快要被气死了。

“叫孤太子!”

叶景琛反手又是一鞭子,他现在从发丝到脚尖都散发出一种冰冷又高傲的王者之气,令人不敢直视。

“你竟然敢打我,你凭什么打我?”

“就凭孤是太子,是沧澜国的储君,教训你一个小小的公主,又有谁敢说孤的不是?!”

这一刻叶景琛收起了自己的内敛和平易近人,属于沧澜国太子的气势,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“叶玥婷,看来是孤久居东宫太久,让你忘记了何为尊卑,今天孤就教教你什么是尊,什么卑!”

他说着又拿起鞭子抽打叶玥婷。

鞭子又细又长,还有倒刺,打在人身上不仅疼,还会牵扯出一块血肉。

御花园中不断响起叶玥婷的惨叫,吓得过路的太监和宫女纷纷不敢抬头,更加没有人敢上去求情。

直到叶玥婷终于撑不住晕死过去,叶景琛才丢开了手里的鞭子,环视一周跪着的奴才,厉声道。

“九公主是父皇的女儿,孤一母同胞的亲皇妹,日后谁再敢对她不敬,就是对孤不敬,这就是下场。”

说完叶景琛就抱着叶音音离开,太医已经在旁边等着了。

“劳烦太医好好看护皇妹,有什么需要的药材东宫仓库自取。”

说着就把叶音音交给了他。

赵太医:“太子殿下你不和微臣一起回东宫吗?”

“不了。”

叶景琛伸手摸了摸叶音音虚弱的小脸,似是安抚,“孤要去养心殿向父皇禀明此事。”

说完就让他们坐着他的轿子走了,自己独自一个人去了养心殿。

养心殿。

叶墨尘高高在山坐在龙椅上,面容冷峻地看着下面跪着的叶景琛,双眸幽暗分不出喜怒。

“你刚急急忙忙的离开,是去打了老七?”

“是。”

“太子,你是不是忘记了刚才在御书房里面骠骑将军跟朕说了什么?”

“边疆战事告急,北燕国十万军马进犯我朝疆土。”

“既然明白为何还要动手伤了骠骑将军的孙女,太子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叶墨尘语气没有起伏,可给叶景琛带来了刺骨的寒意。

“她伤了音音,儿臣为何打不得?没杀了她已经是看在骠骑将军了解北燕军,需要立马带兵远赴前线的份上。”

叶景琛背脊挺直的跪在那里,语气不卑不亢。

叶墨尘听到是老七动手先伤了音音,冷若冰霜的神色微恍了下,明显一怔。

他没立刻说话,像是陷入了沉思当中,看叶景琛的目光,好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人。

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,他才慢条斯理地开口,语气带着十足的凉意。

“叶玥婷。”

他顿了顿,然后又问叶景琛,“我沧澜此战只胜不败,太子可愿意代朕以监军的身份,御驾亲征?”

叶景琛弯腰给叶墨尘行了一礼。

“儿臣愿往监军,定让骠骑将军生不出二心。”

“好,不愧是朕的儿子。”

“传骠骑将军觐见!”

骠骑将军俞德明本来都已经要出宫了,结果听到亲孙女被打的消息,又怒气冲冲地走了回来,刚到御书房,就看到皇上已经带着太子在那里等他了。

“末将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,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叶墨尘坐在龙椅上,看着手里的奏折,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俞德明的话一样,自顾自地批阅奏章,偶尔还会拿着一些事情,去考问叶景琛,叶景琛都一一对上来了。

俞德明隐隐约约觉得皇上这是在敲打他,变相告诉自己他对太子的看重,可是他不服。

“皇上,末将听说七公主被人给打了,至今昏迷不醒。”

“是又如何。”

“皇上,七公主是您的骨肉,也是末将的宝贝孙女,现如今出征在即,听闻七公主出事,末将心里实在放心不下。”

最新资讯
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