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 >

河神宋铭

河神宋铭

河神宋铭

更新时间:2020-10-24
落魄少年宋铭偶获河神传承,生活发生巨变,从此春风得意,却也惹来各色美女的追逐!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精彩章节试读
本书标签: 都市

精彩节选:


小河村。

“奶奶,这是我在周大福给你买的纯金耳环,五千多呢!”

“妈,这是我给你买的进口燕窝,八千多块钱,希望你喜欢!”

“奶奶,这是我特意托人给你买的真皮大衣,一万多呢,今年冬天你就不怕冷了!”

宋家老宅里面,此刻热闹非凡,今天是宋家老太80大寿,儿孙们纷纷献上祝福和寿礼。

此刻,一身喜庆红的宋家老太看着一件一件贵的礼物,很是开心,笑得合不拢嘴,旁边角落里面,宋铭看着长辈叔伯堂兄姐弟们呈上去的昂贵礼物,微微低下头,有些自卑的捏紧了手中的画。

“宋铭啊,今年你准备了什么寿礼给奶奶啊,该不会又跟前两年一样,画个桃给奶奶吧?”

堂哥宋广汇戏虐的声音宋铭的耳边响了起来,听的宋铭顿时浑身一紧。

“这还用问啊,肯定是啦,你们看他手中捏的是什么,不就是画卷么!”

“也不知道今年他又画了几个桃,估计比去年多一个吧!”

“难说,毕竟画多一个,就要多一点墨水,墨水不要钱啊?”

“那也是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阵阵嘲笑声音不断响起,家族的人目光都落在宋铭身上,一脸看笑话的表情。

宋铭很是难堪的抬起头,拿着手中的画卷走到宋家老太的面前一边展开一遍道:“奶奶,我画了一幅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果然如此!”

“真难为他好意思拿出手!”

“就是!”

宋铭的话还没说完,旁边各种嘲笑之声便络绎不绝的响了起来。

“行了,不用看了,放一边去吧!”

宋家老太不喜的扫了一眼宋铭。

意料之中的事情,奶奶看不上他这个穷孙子。

宋铭不敢多说,伸手要把画放在了一边的寿礼桌子上。

“堂弟让我来替你放吧!”

宋广汇一伸手,抓过了宋铭的画,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,抓过去的瞬间,画直接撕开了。

“哎呀,弟弟,真是不好意思,撕烂了你的一番心意,不过没关系,反正你年年画的都那样,烂了就烂了,没啥价值!”

宋广汇一边说,一边随意的将画仍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面。

惹得周围的其他人都是一阵大笑。

“大哥你……”

“堂弟啊,你妈不是还在家躺着等你照顾么,既然寿礼送上了,那就回去吧!”

宋广汇看着宋铭一脸讥笑的道,“我想,你送这么个破玩意,也不会好意思留下来蹭饭吧?”

周围讥笑声再次响起。

宋铭脸都红了,他其实想留下来蹭饭的,不是为自己,是想带点剩菜剩饭回去给卧病在床的母亲补充一下营养。

宋广汇这么一说,他脸皮薄,顿时就不好意思了,赶紧冲着宋家老太道,“奶奶,我先回去了!”

宋家老太理都没理会,直接冲着在场的儿女子孙道:“开席吧!”

大厅很快热闹了起来,举杯祝贺之声不断,宋铭默默的朝着外面走去。

热闹繁华,与他无关!

“等等,我亲爱的弟弟!”

走到门口,宋广汇追了出来,大伯宋建忠也跟着。

“大伯,堂哥,有什么事么?”

“当然了,你还记得你欠我们家的五万块钱吧?今天就到期了,按照约定,今晚2点之前还不上,你们家的房子就是我们的了。”

宋广汇看着宋铭一脸期待的道,“别怪做哥哥的不给面子,提前通知你了,回去收拾东西搬家吧。”

“宋铭啊,都是自家亲戚,我也不逼你太绝,暂时搬到猪舍吧,猪舍我给你留着!”

宋建忠也开口道,说完两人转身回去了。

宋铭呆呆的站在门口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长叹了一口气,眼里满是无奈和绝望。

三年前,父母双双出车祸,肇事司机跑了,父亲当场死亡,母亲侥幸活了下来,但是也瘫痪在床,失去了行动能力。

为了救治母亲,宋铭整个家都掏空了,拿房子抵押跟大伯家借了五万块才保住母亲性命,上大一的宋铭也不得不辍学在家照顾母亲。

浑浑噩噩的回到家。

“怎么这么快回来了?”

病床的母亲张春兰看着宋铭很惊讶,双手双脚都失去了行动之力,张春兰只能转头看着儿子。

“我……我肚子不饿,我就先回来了,妈,你饿了吧,我去给你做饭!”

“他们欺负你了吧?奶奶嫌弃你的礼物吧?”

“没有,奶奶很喜欢我画的画!”

一边说,宋铭一边背着身进了厨房,眼眶有些泛红。

张春兰了解自己的儿子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“是我害了你!”

……

午饭过后,宋铭背着渔网离开了家,朝着江边走了过去。

小河村在长江边上,正所谓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小河村靠着天然的地理优势,打鱼和养鱼业是村里经济的支柱。

临近清明,阴雨绵绵,这会儿正是刀鱼洄游产卵的时候,这些年的生态恶化,导致江刀连年减产,价格也是水涨船高,尤其是清明前的江刀,这些天鱼贩子的收购价格已经来到了5000一斤了。

宋铭是个半吊子的渔民,从来就没有捕捞江刀的命,但是眼下情况紧急,他不可能带着老母亲住猪圈。

所以想着看看能不能捕捞到一两条刀鱼,换点钱先还给大伯,让他们延缓一下搬家的日期。

洒下网,便是等待。

阴雨绵绵,时间飞逝。

转眼到了傍晚,宋铭的鱼篓里面,除了一些普通的小鱼小虾之外,再无其他。

果然是没有捕捞江刀的命啊!

宋铭一阵叹气,看来今晚注定要住猪圈了。

收网,准备回去。

咦?

网似乎挂住了,宋铭用力的扯了几下,扯不动,按理来说,这片水域下面挺干净的,应该挂不住网才对。

用力的拉扯了几下,拉不上来。

宋铭干脆的脱掉了衣服,直接便朝着水里潜了下去。

这渔网是他的生计,千万不能撕烂了。

江水还算清澈,能见度好几米,江边长大的孩子,水性都好,宋铭一个猛子扎下去,很快就来到了挂网的地方。

“什么……这……这是什么!”

看着挂网的东西,这一刻,宋铭整个人都惊呆了……

最新资讯
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