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言情 >

安宁厉战深

安宁厉战深

安宁厉战深

更新时间:2020-11-20
一朝穿越,现代医学女博士成为后宫小昭仪一枚,即将开始她的第一次侍寝之路……林初九:“……”我能拒绝吗?她发誓自己只想远离皇宫,安稳过日子。可谁知,冷面帝王日日催她陪寝,皇后拉她做姐妹,那群幽居多年的太妃求着她能开点药方治好多年的老寒腿……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精彩章节试读
本书标签: 重生 虐心 言情

精彩节选:


“砰!”的一声踹门声传来。

刺骨的冷风吹进屋子,随着门开,飘进雪花。

轮椅上昏昏欲睡的安宁被这声响惊醒。

现在的她年过半旬,满头白发,发丝散落在脸颊边,很是狼狈,她满是褶皱的脸上有两道新添的伤痕。

她眉心皱了皱,将破被子往身上拢了拢,没等身后的人说话,就剧烈咳嗽了几声,无奈又恨铁不成钢地说道:“厉乐和,我这里已经没有值钱的东西了!”

不用猜都知道,来人是赌徒小儿子,厉乐和。

“死婆子,你说没有就没有?我才不信呢!”

厉乐和看都没看身后的母亲一眼,径直去了存放银行卡的地方。

安宁背对着儿子,眼中满是失望、痛心,更多的是愧疚。

她狠狠捏起拳头——

要不是年轻的时候,她忙于工作,没有时间管教孩子,让厉乐和被家里那些亲戚带坏,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就在这时,安宁面前的电视机,有了一丝信号。

屏幕上正在播报华国第一富豪厉战深的采访。

安宁看到电视中熟悉的人,眸光微闪。

岁月没有在厉战深身上留下些什么,可见这些年他过得很好。不像她,一事无成,还被亲生儿子打断腿,在轮椅上度过后半生。

电视机里,女记者问道:“厉先生,能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吗,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娶妻?”

安宁的目光专注看向屏幕上的男人。

只见那人看着镜头,薄唇扬起似有若无的笑弧,嗓音低沉喑哑:“我在等我的妻子回来。”

此话一出,采访现场就议论纷纷。

厉战深有妻子?这可是个大新闻!

而安宁看着男人那双深如寒潭的眸子,心间酸意、苦意、悲意种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突然,身后传来一声巨响。

厉乐和推倒木箱,双目赤红,指着背对他的安宁怒骂:“死老婆子,钱呢,钱呢!”

“没有。”

安宁回答得斩钉截铁。

空气在这一瞬间凝固。

半响,厉乐和走到轮椅面前,见母亲盯着电视发呆,他哽咽唤道:“妈。”

安宁听到儿子这声无力的呼唤,眼眶渐渐湿润。

厉乐和见她神色异常,以为要钱有戏,继续道:“妈,我又输了六万,你帮我把这个窟窿填上。我保证以后和你好好过日子,再也不赌了。”

这是安宁第一次听儿子这样恳求她,她心思微动,“我真没有值钱的东西了,你自己想办法吧。”

男人拧眉,蹭的站起身,半弯着身子和她对视,下一秒,两手疯狂的拽住她的肩膀,他愤恨道:“办法?我什么都不会,我能有什么办法!你不是安宁吗?你不是安氏集团老总的亲妹妹吗?你去要钱啊!你在这山里干什么?躲什么?是怕妹妹来找你吗?要不是你,我会是现在这样吗?!”

他一声声的质问,如同拿刀在扎安宁的心。

她有个闺女,同样因为她的疏于管教,和别的男人跑了,再也没回来过。

厉乐和目光一撇,看到她手上价值不菲的戒指,“这个,一看就值钱!”

安宁顿时慌了,死命护着。

“这个不行!绝对不行!”

这个戒指,是当年厉战深赚第一笔钱后,补给她的新婚戒指——

她有自己的骄傲,知道那个男人不爱她后,她选择分开。

两人离婚后,安宁才发现,厉战深是她刻入骨髓的爱。

厉乐和在一旁嘲讽笑道:“要不是你,我现在才是厉氏唯一的合法继承人,哪能便宜厉子凌那养子!”

他说着,用力将安宁甩到地上,没注意到她磕到了木柜的一角,后脑勺有鲜血流出。

男人抢下了她手中的戒指。

安宁无力的伸手,脑子渐渐发昏,眼见儿子越走越远……

此刻,电视里再次传来声音,是厉战深回复记者的话——

“我唯一的妻子,安宁。”

记者:“那我们可以帮你寻找一下,万一她在看我们的节目呢?”

厉战深失落一笑,不抱着任何期望。

“安宁,你在哪?我找了你一辈子。”

安宁听到厉战深的这句话,瞳孔一颤,满满的不敢置信。

“厉战深……”

最后,她自嘲勾了勾唇,缓缓闭上眼睛。

这辈子,她就是个笑话,一切都是那所谓的狗屁骄傲和自以为是造成的!

要是能重来一世,该有多好……

最新资讯
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