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风 >

陆长离萧彻

陆长离萧彻

陆长离萧彻

更新时间:2020-11-20
她桀骜不驯,她恩怨分明。靠着一手高超的秀活技术,在宫里顺风顺水扶摇直上。一步步查询陆家大火和哥哥枉死的真相。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精彩章节试读
本书标签: 古风

精彩节选:


天佑八年,七月初一。

今日是大选秀女入宫的日子,时辰一到,从各地选来的宫女由管事嬷嬷领着从朱雀门边上的角门踏进皇宫。数百宫女排着逶迤的队伍,悄无声息的穿过层层宫门,经过御花园,一路往天下女人皆心向往之的后宫走去。

陆长离站在最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走,目光隐晦的观察着皇宫之中的一事一物。

这一届进宫的这些宫女一个个都是花骨朵一样的年纪,最大的也不过十七八岁,而且容貌姣好者众多,据说其中有许多甚至是地方上一些小官小吏的女儿,打着能够飞上枝头的主意来的。

早在进宫的路上,陆长离就已经将宫里的事情都打听清楚了。

当今天子少年登基,正当盛年,但是却专心于朝政,自登基以来从未大选过秀女,只从京城的官宦之家挑选了贵女入宫,以至于后宫空虚。

而如今皇帝膝下,除了一位出生不久之后就被抱养到太后身边的公主之外,皇后所生的二皇子早夭、三皇子多病,唯一健康的大皇子却是异族贡女所生,一向不为皇帝所喜。

皇帝陛下才不过二十多岁,又后宫空虚,子嗣不盛,整个后宫大半空置。因此,在宫女大选的时候,便有心思活络的人塞了银子,将自家貌美如花的女儿塞进来,企盼这能够夺得皇帝青眼,从而一飞冲天。

想到这里,陆长离低垂着头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,但是唇角却隐秘的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。

皇宫这种地方,只要进来了,便是人成了鬼,鬼也成了鬼,没有任何出路可言,当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削尖了脑袋也要进来。

走在前面的管事嬷嬷年纪已经很大了,面上却敷着白粉,表情严肃至极,那目不斜视的样子有些像是从棺材里刚刚倒出来的一般,吓人得很。

她回头看了一眼众宫女,一边走着,一边刻意扬高了声音训话。

“在皇宫里当差,最重的就是两个字,规矩!不懂规矩,便是不懂得上下尊卑,便是该死的人!……刚刚入来熙门的时候,牌匾下面挂着的两个绣袋,你们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吗?……那绣袋里装着的,是一对招财!”

陆长离听到招财两个字的时候,脸色一变,脚步也稍稍顿了一下。

见状,走在她旁边的宫女秀蕊悄声问道:“长离,你怎么了?”

秀蕊和陆长离一样,家乡在江南鱼米之乡,为人爽朗直率,所以两人在来京的路上也算是多少有了些交情。

陆长离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,并没有说话,只是抿着唇摇了摇头。

就在这时,那管事嬷嬷再次开口了,“这招财……就是人的舌头!先帝爷还在的时候,亲口命人将这一对招财悬挂于来熙门之上,意为惊醒后宫众人,管好自己的舌头!”

话音一落,所有宫女皆瞪大了眼睛顿时惊惧不已。而秀蕊则是腿脚一软,若不是陆长离及时伸手扶住了她,秀蕊恐怕要直接摔在地上。

那管事嬷嬷像是极满意众人的这幅态度一样,竟然出奇的冷笑了一声,也不管众人的反应,继续往前走。

“长……长离……那……那竟然是……”秀蕊拽着陆长离的袖子,战战兢兢的说不出话来。

陆长离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将她扶起来,淡声说道:“你当这宫里是什么地方?快些走吧,要是第一日进宫就被落在了后面,往后的日子才是真的难过。”

说完,陆长离就拽着她的手腕,将已经腿软的秀蕊连拖带拽的往前走。

陆长离是作为入选绣女进宫的,这次大选,为着不久之后的太后大寿,专门在江南已经苏州等地采选未嫁的绣女入宫,充入内务府以做皇室之需。

经过唱名之后,所有入宫的宫女十人一组,各自分管好了职务以及住处,又领了衣裳被褥便散了。

陆长离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众人,随后便不声不响的走了出去。

“殷嬷嬷留步。”

最新资讯
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