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总裁 >

战先生的替嫁小娇妻

战先生的替嫁小娇妻

战先生的替嫁小娇妻

更新时间:2020-11-20
外人都说,被冲喜嫁给残疾大佬的江西柚太惨了!谁不知道大佬脾气差,坐轮椅,不能那啥,还得去当便宜后妈。谁不知道大佬那两儿子简直是小霸王,恶毒顽劣,不服管教,坏的上天?太惨了,太惨了。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精彩章节试读
本书标签: 总裁 言情

精彩节选:


深夜的夜色酒馆,纸醉灯谜。

江西柚扶着墙踉踉跄跄的跑,身后有好几个人在追她。

她被继母和继妹联手弄晕丢到了酒馆包厢里,醒来就看见一个满脑肥肠的男人满意的看着她说:“模样长得真俊,值一辆豪车的钱了。”

江西柚心脏皱缩,江云恩想要一辆玛莎拉蒂,江父舍不得,不给买,没想到这对母女竟然拿她卖身买车!

她顺手撩起台灯就砸懵了老男人,往外跑。

酒馆人多,她顺着楼梯下到最后一层停车场,幽暗阴冷,她浑身打了个哆嗦,又怕又怒。

“臭女人别跑!”

砰的一声,另外一边传来撞车声,刺耳的刹车声让江西柚捂紧了耳朵低着身子跑,倏地,她绊倒在地,吓得心惊肉跳,回头一看,是一个人!

他满身是血,江西柚单手捂着嘴,怕惊呼出声。

不远处传来:“他受了伤,别让他跑了!”

原来不仅她一个倒霉蛋在被追。

这个更惨,看起来也更危险。

她得赶紧跑远点才行,江西柚起身就要跑,却被一双湿润的手拽住了脚踝,整个人再度摔了回去。

“你放手啊!”她压低声音,急的不行,怕引来人。

那人倏地一下睁开眼,黑眸凌厉幽深,手劲却越来越大。

江西柚没法了,小手指着旁边,“看见没,安全通道,我们到那里躲着。”

“快点啊!”

他终于动了,江西柚拉着他弯着身子跑到安全通道里,关上门瞬间,她深呼了一口气。

咦?

她好奇的掀开门缝偷偷看了一眼,外面两方人马对上……

“耶?他们竟然打起来了,我们快跑。”

下一秒,她整个人被按在墙壁上,身前温度高到似乎能灼伤人,他呼吸猛然靠近。

“你干什么!”江西柚瞪他。

昏暗间却只能隐隐看到他一双隐忍发狂的眼,和滴落在她脸颊边温热的汗。

他好像……很不对劲。

“你…”声音被强势堵住,江西柚瞬间瞪大了眼眸,疯狂挣扎起来,却被紧紧按住。

“别动,”他声音极度沙哑隐忍。

“臭混蛋你放开我,是我救了你,你……呜。”

衣裳被撕开,她浑身一凉,随即又被热意覆盖,听见他滚烫的呼吸,“抱歉,我忍不住了。”

“啊…”好痛,江西柚脸色煞白,彻底绝望,完了。

“我会负责,别怕。”

负你个鬼哦。

外面的打斗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,一切归于沉寂,安全通道里却热火朝天。

江西柚身体无力的软倒,被一双大手接住。

男人餍足后的声音喑哑又邪魅,“啧,该温柔点的。”

他的手摸了摸她的脸蛋,抹掉她眼角湿润,“小丫头,会对你负责的,我叫战景肆,好好记在这里,”他的手落在她跳动的心脏上。

勾勾唇,他浑然不顾疼痛的伤口,搂着她入睡。

清晨…江西柚缓缓醒来,一眼看见晕过去的男人。

她惊慌爬起来,捡起衣服穿好就想跑,可迟疑了一下下,她就回头抬脚,狠狠给了男人两脚。

臭混蛋,去死吧!

她狼狈回到江家时,江云恩正在跟父亲炫耀自己的豪车,一眼看见江西柚,她恶劣嘲讽的笑道:“江西柚,你这样子……呵呵你昨晚又死哪鬼混去了呀,你可别竟做出给咱们家丢脸的事来啊。”

这话一落,江父脸色唰的一变。

“明明是你算计我买了车……”江西柚攥着拳头,冷冷盯着江云恩。

然而下一秒,重重的一巴掌落了下来。

江西柚不敢置信的看着江父。

“江西柚!你夜不归宿,放荡不堪,还敢诬陷你妹妹吗!你妹妹那辆车是她的奖学金买的!你再看看你,我江镇林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!”

“不是我,”她咬着唇,红着眼看他。

“你给我滚到楼上去关禁闭,不准出来一步!”

佣人随即过来押着江西柚上楼,砰的一声,她房间被落锁。

两个月后,江西柚怀孕了!

江镇林大怒,当下就派车把江西柚赶到了乡下老家去,他们家,没有这样丢人现眼的女儿。

时隔八个月。

乡下老旧医院里,江西柚疼的满脸是汗,手心紧紧攥着破旧发白的床单。

她身旁站着一个男人,一个女人。

随着“哇”的几声啼哭声传来,女人皱着眉道:“生了,两个男孩。”

“接下来到你给她催眠了,老太太说了只要孩子,所以必须让她忘得干干净净的。”

男人点点头,女人抱着孩子就要走,床上陷入昏迷的江西柚猛然间惊骇出声,“孩子……”

“你没有孩子了,你的孩子早就流产死掉了,”男人冷漠的声音响起,一声声混淆着江西柚的记忆。

“不,不!”

“你的孩子死了。”

噩梦中的江西柚猛摇着头,泪流满面,最终归于沉寂。

……

战家,老太太爱怜的抱着两个襁褓中的乖孙子,看着被关在特制玻璃房里的男人,担忧道:“我孙子还没回来?”

之前给江西柚催眠的那个男人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这几个月,战少的主人格被他压制的死死的,他执念太深了,总发疯想闯出去找那个晚上的女人。”

老太太无情道:“我是不可能让那个女人进门的,我的孙子也必须回来!”

“老太太放心,他撑不了多久了,战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最新资讯
更多>